蒲公英 美国的重任

美国的重任

前美国国务卿 康多莉扎•赖斯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5833?page=1

在这个世纪初叶,9•11恐怖袭击、全球金融危机和阿拉伯 世界的动荡击中了美国关键利益的核心。如果美国希望国际体系的板块构造遵循一种让世界变得更安全、更自由和更繁荣的方式,美国必须克服那种不愿起带头作用 的心理。我们必须坚持并推动自由市场和自由人民的力量和前景,证明美国的领导作用将保卫、而不是阻碍全球进步。

美国在外交政策上面临众多挑战,人们会希望从战术上逐一应对这些挑战。但当今媒体和后人的判断往往不同。目前的任务是增强构成我们的影响力的根基,并以长远的历史眼光采取行动。

在中东,我们必须坚持不懈地利用我们提供的援助、我们的专长和影响力,为创建包容性的民主体制提供支持。该地区的根本问题是缺乏能够弥合逊尼与什叶 两派分歧、并保护女性和少数群体权利的制度。即使是在我们做出必要、迫在眉睫的选择时(包括为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提供武器),我们也必须坚持包容性的政治。 美国承受不起袖手旁观的后果;地区强国将拿出各自的议程,这可能会加剧宗教分歧。

当我们与该地区的改革者合作时,我们不应忘记,伊拉克具备旨在克服这些分歧的制度。鉴于其在地缘战略上的重要性、其各个邻国所处的混乱状态和伊朗的破坏性影响,我们迫切需要再次与伊拉克展开合作。

在中东以外,美国需要再次着眼于负责任的民主主权国家的发展。小布什 (George W. Bush)政府将美国在全球的援助规模提高了一倍,对非援助更是增加了3倍。获得美国援助的,是那些投入资金改善国民健康和教育、政府治理英明且民主、创 建开放经济和打击腐败的国家。最终,这些国家将实现从援助到私人投资的过渡,成为国际经济和全球安全的净贡献者。这样一来,美国的税收就得到了很好的利 用。

我们也不应忽视在西半球民主正得到巩固。美国的援助和贸易政策,可以帮助拉美民主国家向民粹独裁者提供一个答案。同时,我们必须声援那些持不同政见者——从古巴到委内瑞拉到尼加拉瓜。墨西哥在很多方面都需要得到关注,包括同时危及墨美两国、具有破坏性的安全挑战。

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这个地区几乎未曾被放弃过)主要侧重于安全问题。美国是太平洋地区的最重要军事力量,今后仍应保持这一地位。但考虑一下:过去 8年,中国与15个国家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与另外约20个国家探讨了自由贸易协定;自2009年以来,美国批准了3项在布什任期内磋商的自由贸易协定, 并继续展开——但没有结束——关于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的谈判,该谈判始于2008年。在应对中国崛起方面,美国最有利的地方之一就是区域经济合 作。

富有活力的自由贸易政策将增强我们的经济以及海外影响力,开发我们的国内资源——例如北美能源平台——也具有同样作用。高油价赋予了委内瑞拉、俄罗 斯和伊朗力量。我们正在开发另类能源,但它们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仍然取代不了碳氢化合物。我们的大部分需求——甚至全部需求——可以通过自给和与美国盟 友、墨西哥和加拿大合作而得到满足,这是上天的馈赠。

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让我们在全球的朋友放心。仓促树敌的做法,给我们与可信赖的盟友的关系蒙上了阴影。我们与欧洲的合作一直是零星的,有时还带有 不屑的意味。近些年来,我们与印度、巴西和土耳其的战略关系既没有得到加强,也没有深化。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以及伊朗人没有接受我们伸出的橄榄枝。巴勒斯坦国并不存在,因为这只有通过与一个安全无忧、对自身与美国关系有信心的以色列进行谈判才能实 现。放弃在波兰和捷克部署导弹防御体系(以“重置”美国与俄罗斯关系)的决定,被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所窃取,他迅速恢复了反美立场。朋友必须能够相信我们对他们做出的承诺的一致性。

最后,我们不能忘记源于国内的优势。我们是否具备全球领导 能力,取决于我们是否拥有建立在财政纪律和私营部门稳健增长基础之上的强大经济。归根结底,我们的成功取决于我们调动人们潜能的能力,在历史上,美国在这 方面的表现胜过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美国从来都充满了可能性,我们不是怀着怨恨、依靠福利取得成功的。雄心勃勃的人们从世界各地赶来,寻找美国提供的机遇。 缺乏人道、可持续的国家移民政策将危及这一伟大资产。

从历史上来说,我们的人才来自于美国社会的各个方面,与阶级和经济状况无关。但当一个儿童的所在地决定她是否会获得良好的教育时,我们的几代人将输给贫穷和失望。美国教育危机是影响我们国家实力和团结的最大威胁。

美国人民必须振奋起来,再次发挥带头作用。他们需要记住,美国不是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我们之所以特殊,是因为我们的信念是明确的:自由市场和自由人 民是未来的关键,而且我们愿意根据这些信念采取行动。做不到这点将会留下一个真空,而那些不支持“势力均衡”(有利于自由程度的提高)的国家将会取而代 之。对于美国的利益和价值观、以及那些拥有相同利益和价值观的同道者而言,这将是一场悲剧。

本文作者是前美国国务卿

译者/梁艳裳


Blogger 于 8/03/2012 12:49:00 下午 发布在 蒲公英

Advertisements

About Jem

https://gongjinfa.blogspot.com/
此条目发表在非医学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