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 我的自闭症儿子踏入了更广阔的世界通过脸书

我的自闭症儿子踏入了更广阔的世界——通过脸书

于2012-08-14 21:56:31翻译

http://article.yeeyan.org/view/337364/310316

我的儿子纳特是一个自闭症患者,在他8岁那年,我们发现他喜欢在我丈夫的电脑上看家庭成员的照片,这一发现让我们欣喜若狂,在此之前,我们并不知道纳特喜欢我们的脸,他从来不会在看我们或者是跟我们交流的时候觉得舒服,也许他喜欢自然图像的静态可预见性,也或许是照片的静止给了他空间,让他能延续自己的想法。

“去那儿,”纳特在逾越节上指着我妈妈房间里的一张图说道。这一次我们明白了这间屋子、我们的家庭和假期是纳特所喜欢的,我儿子马克思开始给这些拍照,我们把这些照片为纳特放在他的手提电脑里。手提电脑里的照片是马克思与他哥哥的一个共同点,也许这是第一次。

但 是,就像所有人的兴趣都会消退一样,纳特的笔记本也开始失去了吸引力,与此同时,他对与人沟通方面的挫败感又日渐增加,他的哥哥弟弟们也经常成为他怒火的 攻击对象,我们的家庭关系日益紧张。在纳特青少年时期的某些阶段,一切都变的尤为不稳定,我害怕纳特和我们之间有一方会伤害另一方。我不知道怎样和我的儿 子交谈,更有甚者,我都不知道如何聆听他的想法。有时,生活就好像是一块冰,而我只是在供养纳特而不是帮助他成长。

去年,纳特的心理上曾有过一次急速增长的阶段,这是典型的孤独症症状。在纳特的案例中,他会突然看起来更喜欢回答问题而不是单纯的劳动,他会突然开始对其他人十分感兴趣。但是如果一切看起来在他能承受的边缘范围,他会变得更加警觉,就好像他又重新锋利起来了。

纳特在沟通措辞方面感到非常吃力,但是他看起来至少在努力。而且我知道,如果我能记得为他安静地等上一长段时间,他时常能明确地表达出他的答案——简洁但是如水晶般完美。

许多与我类似的自闭症孩子的妈妈开始极力地劝我给纳特买一部iPad,说他可以通过iPad与人沟通。我不愿意这样做,因为我觉得纳特并不能把电脑活动的概念与说话联系在一起。他从未玩过电子游戏,而且对于利用电脑进行学习显得少有兴趣。他曾在老师的极力鼓励下写过一封偶然的电子邮件,但他并不是那么享受这样的过程。

最近的一个闲暇的下午,我正在上网浏览我的邮件和脸书,没有任何特殊的原因,我只是单纯的叫纳特过来看看我的脸书网站,当时他肯定很无聊因为他很快就过来了,他看起来对上面那些小小的缩略照片很感兴趣,那些是我和纳特都认识的人,这时,一个想法开始绽放。

“嗨, 纳特,”我说,“你想在这个网页上写点什么吗?”出乎我的意料,他说是的。我不知道我该期待什么,我坐了回去看着纳特的手指在键盘上徘徊,他的想法慢慢地 汇成了一句一句话。他最后喊出了一句话,我说:“好,就把这个打出来!”然后他就用幼儿园孩子发明的拼写方式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但是这绝对不幼稚。

看着纳特写在屏幕上的字,我感到不可思议。他第一个写下来的字并未出乎意料——“看照片”。 我 在我的脸书墙上标注是纳特在打字。不一会,回复者开始纷纷涌入,好像我的所有的朋友都想跟纳特聊天,我询问纳特是否想回复他们,他回复了一些,例如“嗨” 和“你好吗”。我想尖叫着跳起来,马上就亲吻他,但是我克制住了。我为这样的对话已经等待了很多年,但是我的儿子也已经是一个22岁的男子汉了。我用着安静却是他正需要的方式在鼓励着他。

纳特和我很快创建了他自己的脸书账号,他包揽了大部分的打字工作,在发送朋友申请的时候,我邀请了他的两个兄弟,这是一个狡猾的冒险因为他们并不想和我或者是他们的父亲成为好友,但是马克思没有犹豫,立马就接受了纳特的请求,而且他在纳特的网页上设置了链接。

纳特的脸书页面只是十亿脸书页面中的一个,但是在我们的家庭,冰川开始融化,山川也在移动,几天以前,我的小儿子问我为什么让纳特开脸书,我想了一想然后告诉他事实:“我也不知道,只是看起来他已经准备好加入那另外的世界。”

“好吧,我会加他好友的。”小儿子说道。仅仅四个字,但是有的时候,却就已经是你想要的一切了。


Blogger 于 8/22/2012 10:44:00 上午 发布在 蒲公英

Advertisements

About Jem

https://gongjinfa.blogspot.com/
此条目发表在非医学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