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大卫艾克】在矩阵中创造新实相

【大卫艾克】在矩阵中创造新实相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2jG7H1ELbF8/ ;

(2012年10月28日,即”记起我们是谁”演讲第二天的采访)

(Alan Steinfeld)

欢迎收看”新实相”,我是主持人Alan Steinfeld。我想说,现在这颗星球上有一位意识觉醒的勇士,他就是本期节目嘉宾大卫·艾克。他使我深刻认识到”新实相”正在来临。昨天我听了他11个小时的演讲(”记起我们是谁”),他从阴谋论到外星人,银行欺诈,抗议活动等等,将很多内容联系起来给出真相拼图。从一个非常灵性的水平将这些内容整合到一起,为我们展示了:我们作为多维度存有该如何前进。

我 觉的,当人们书写这场意识革命的历史时,你的名字会被载入史册,因为你带来真相并指明道路。你在演讲中不仅提到阴谋论,最重要的是你给出了灵性的解决方 法。我想,今天我们的谈话主题可以侧重于这个:我们知道,阴谋控制是真实存在的,信息与知识的压制是绝对存在的,不过我们重点来谈谈:我们怎样才能脱离这 个阴谋控制的陷阱、走出这个”盒子”?

(大卫)

在我看来,答案很简单,我称之为”成为意识”。我清楚的指出了”身体-头脑”与”意识”两者之间的区别:”身体-头脑”层面是我们通过五感来经验这个实相,”意识”是更大的多维度无限的存有。”意识”层面就象人在濒死体验中体验到的;”身体”是意识的透镜,它是注意力的聚焦。当你通过”身体-头脑”来经验这个实相时,如果你的感知可以不完全陷在这个实相,允许更高层次的觉知为你带来直觉,使你对自己和世界有更大的视角,看到更完整的画面,这样你就兼具两者之能:通过”身体-头脑”你能在这个世界中尽情体验,但你同时还能从直觉获得更大的认知画面。

如果你被与意识隔离,孤立于”身体-头 脑”,完全陷在五感中,你就不能接收到经由你的高层意识而来的信息。这样,你本是”无限可能性”,却变成了一个微小的碎片。当你与意识切断了连接,就只能 从五感世界来认识自己和认识世界。如果在这个五感的现实世界中,你只能从教育和主流媒体等来获取信息,用来修复自我和修复世界,你就会得到一种受限的、扭 曲的观点。因为,”阴谋集团”控制着信息及其传播,他们控制着学校要教导和传播哪些信息,他们控制着主流媒体的信息。所以,控制人类的根本就是:切断与”意识”的连接,将注意力隔离在五感中,并对五感层面进行编程控制,以符合他们的全球控制议程。

(Alan Steinfeld)

这样看来,我觉得最大的阴谋控制在于:我们是多维度存有,但却被告知只去注意五感世界并忽略我们的直觉。如果我们不忽略直觉和高层次觉知,就被贴上”疯子”的标签,社会一直给我们灌输这种观念

(大卫)

这 个很好理解。如果你想要压制、控制和奴役几十亿人,就不能让他们有更广阔的觉知。因为人们很快就会看穿欺骗,他们就不可能被控制。意识,即我们的真实本 质,绝不会允许自己被奴役。所以,控制者必须把人们挤进小小的”泡泡实相”中,令人们以为自己弱小,没有力量。这就是他们一直以来所做的,他们系统性的实 施这种控制方式。

我开始接触这个时,那时我是BBC电 视台的一名记者和主持人,当时我有一次很特别的灵性体验,它改变了我对世界的看法。我开始意识到,存在着另一种人生观、世界观和宇宙观。当时作为记者的我 开始思考和质疑:为什么学校不教这些?为什么媒体不告诉人们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我似乎开始意识到,有一种阴谋控制对知识进行压制,在我们社会中强 化极性对立(其实我们本来是一体的)。比如,在我们社会中,宗教与科学表现为一对对立的矛盾。我们把宗教与科学看作是对立的,但其实真正的灵性与真正的科 学是一回事,他们却把这二者对立起来。

当时,我去到过世界各地,提出一个简单的问题:全世界有成千上万个电视频道,几百万上千万种报纸和广播电台,除了极少数专题节目以外,你看到过多少次这个世界的某个电视节目或广播电台或报纸提出过”实相的本质”这类问题? 你看不到的!

(Alan Steinfeld)

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个栏目叫做”新实相”的原因,来探究宗教是如何阻碍人们扩展意识的。但是现在正发生的是–,他们把七十亿人塞进这个振动的”盒子”里。但是正如你讲的,地球的振动正在改变,我们被困的这个”盒子”正在破裂,旧意识无法继续存在。你直接体验到了它。

(大卫)

我的经历是这样的。1990年我去见了一位灵媒。当时我是一名记者兼绿党发言人,在那之前的一年中,当我独自在房间里时,我感觉自己并不是独自一人,到1990年3月时,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和复杂,长话短说吧,我后来去找灵媒。我当时是BBC体育频道节目主持人,但灵媒突然告诉我:我以后要登上世界舞台进行大揭秘。这位灵媒告诉我的最关键的一条是:振动的改变正在到来,即信息的改变,意识的改变正在到来,它会像”灵性闹钟”一样唤醒人们,——因为人类集体基本上是处于被催眠的昏睡状态。我暂且接受了它,看看后面会发生什么。也许你曾有过这种体验,或者收看这个节目的人们也有过这类体验。当你听到某些情况时,也许头脑在迷惑,但心里有个声音说”是的,是的是的”。当时我大概就是这样,我要跟随这个内心的声音,然后我离开了BBC, 当时我感觉很肯定想要走这条路。当时,没有什么迹象显示这种意识觉醒的到来,也没有那位灵媒说的”能量改变”的迹象,——我把它称作”真相的振动”,它会 把对人类隐藏的真相带到表面来。当时还都没有这些迹象。二十年后,我回顾这段时期人们的改变,简直不敢相信,人们正在觉醒!

当人们说:”我醒来了”,是的,就是那个字面意思,从催眠中”醒来”。当你了解催眠表演,他们在植入什么?植入信念体系,在我们头脑中植入了对实相的认知,这样,解码出的实相就会符合那种被植入的信念。表 演中,受催眠的人会看到根本不存在的事物,比如”大厅里的大象”。当你在他面前做一个响指,他突然醒来,再也看不到大厅里的大象了。所以,当你从催眠状态 中清醒过来时,你以前感知到的实相就开始转变了。人们说:为什么以前我看不到这些显而易见的东西?因为以前你在催眠状态。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大量的 人从沉睡中觉醒,魔咒正在被解除。

(Alan Steinfeld)

因为,振动频率的改变,不再支持旧频率显化的事物。你讲到:台前有个政府,幕后还有个”影子政府”控制它,”影子政府”后面秘密力量,再往上是负面的外星爬虫人的意识,他们导演了人类文明。

(大卫)

他们”取食”人类负面情绪的低振动频率,这就是为什么整个人类社会被构建来最大化的生产出负面情绪。不过,我一直强调从灵性来看。所以,我从来不会只谈”阴谋论”而不谈”灵性”和”实相的本质”,因为它们有根本的联系。

你不可能只从物质层面来控制70亿人,或许你能小范围的在物质层面控制人们,但不可能全球性的控制。你必须让被控制的人们弱化自己,视自己为渺小和没有力量,以特定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因此,全球阴谋控制和它的基础就是一场”头脑游戏”,就是操控人类对自我和实相的感知。这就是为什么控制系统对于正在发生的大众觉醒如此恐慌。他们通过持续不断的信息轰炸来对实相进行编程控制,这就是他们为什么压制真正的科学,现在科学的基础模式是直接确保主流科学都是一些孤立的点,从来不作连点拼图。这样,让我们看到的都是众多孤立的点。

如 果连点,我们就会发现一切都是同一个整体,我们就会明白,我们是正在体验着人类的无限意识,而不是这个体验。把体验本身(我叫某某某从事某种工作)作为自 我定义,这种自我定义只会令我们陷入五感实相中,并认为”我不能、限制、渺小的我”。当我们开始明白,我们是意识,正在进行这个体验,而不是体验本身。突 然之间,你对自己的认识就从”弱小的我”变成了”无限的我”。这样,你被控制的可能性就大大减小了。

(Alan Steinfeld)

那些爬虫人实体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是的,他们在压制人类,他们取食我们的负面情绪能量。但那个的意义何在?在那个层面的实相背后有什么更大的意义?

(大卫)

爬虫人的存在状态,–有很多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自身的态度以及他们对实相的感知–,他们与人类情绪产生的低振动能量所共振,即以恐惧为基础的罪疚感、焦虑、悔恨、愤怒、挫伤、沮丧等所有负面情绪。所以,通过策划和制造世界事件,使人类产生更多情绪能量,他们就越能够获得持续的能量供养。

他 们来到后,通过运用高科技手段,他们制造了大规模的全球地质灾难,比如地震、火山、大洪水,古代都有关于这次大灾难的记录,其目的就是彻底摧毁当时已存的 文明,然后,——如世界各地的古代记录中提到的——,他们对人类实施了基因操控,将人类调制到特定的频域,在那个频域中基本上连接到爬虫人集体的”蜂巢意识”。当你对我们社会中的”爬虫式结构(Reptilian-structure)”理解得越深刻,就会发现它的原理与”蚁群效应”很相似。蚁群中蚁后统管整个蚁群,它以化学和振动的方式发出指令, 工蚁就只是接受命令并按程序行动。

我在书中详细解释了这个内容,即人类受这种广播频率的压制已经有好几个世纪了。DNA是信息的接收和传送系统。我们的DNA接收那种受压制的频率广播,使我们被调制到那个频率中。这样,相较于我们本应该体验到的无限广阔的实相来说,我们就体验到一个收缩了的”伪实相”。电影《黑客帝国》表现了这个内容,其在原则上以及诸多细节方面都相当准确。即:我们在解码一个”伪实相”,但却以为它是真实的。

(Alan Steinfeld)

不过,也许正如你在长达11个小时的演讲结尾部分提到的:我们最终将重获自由,并珍视这份自由,因为我们曾体验过被压制并为之奋斗过。如果没有这个努力的过程,也许我们不会那么珍视它。所以,这些压制和阻碍会带给人类更强大的觉醒动力。 因为我们曾为之奋斗过,在克服了重重困难后终于获得自由。你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大卫)

是的。我认为,对于每一种情况,我们都可以从多个层面去观察和看待它。每一个角度都产生特定的观察方式,不同的角度看到不同的结果,但那并不矛盾。只是”观察点”的问题。

所以,可以从这个现实世界来看,你看到的就是人类被某外来种族势力奴役和压制;也可以从另一个层次和角度看,它是人类集体的体验和学习过程。因为,意识进入这个实相来经验人类,它为我们展示了”交出自己的力量”所带来的后果。当你说”是你造成的,你要对此负责”时带来的后果,我就要替政客们说话了。要知道,如果关注于”他们打算做什么,他们要怎么做”而不是”我要做什么”时,你那就是在交出自己的力量。如果你不想被政客们控制你的生活,那么就不要再把权力交给他们,而是关注自己要做什么。

人们常常否认自己的责任。人们不想对这个世界负责,也不想对自己的生活负责,而是去指责别人,因为这样他们就能逃避自己的责任。但这正是放弃自己的力量,把权力交给别人的做法。 他们责怪别人,而不看自己的问题。

(Alan Steinfeld)

他们甚至责怪爬虫人。 但其实,我们的头脑中就有他们的一部分。正如你说的,这是一条找回自己的过程,是一条回家的路。最终要知道:我是喜乐,是在此体验的意识。

(大卫)

是的。世界发展形势会使人们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生活中会有越来越多的困难和麻烦。如果从一个角度看,确实如此; 但如果你从另一个角度看,假如不发生这些问题,似乎一切看起来都很好,那么就不可能发生这种集体性的觉醒,

就不会出现占领华尔街运动中,人们站起来说:”我要改变,我是被奴役的,我不想要这样”。所以,困难和挑战也正是礼物,包括我们的个人生活体验。当生活给予你最大的礼物时,它看起来也可能像一场噩梦。这 也曾发生在我的生活中。当我回顾过去,并不是说我很享受那些不愉快的过去,但我很高兴它们发生了,因为如果不是那样,我不可能成为今天的我,不可能知道这 些并做我现在做的事情。所以,当我们遇到问题时,要知道:我们是无限意识,这个问题只是无限之中的一个点,让我们安然应对并继续前进,而不要被困住。

(Alan Steinfeld)

你讲到一个有趣的内容就是符号学。控制势力通常使用大量象征符号来控制我们。我 想,我们可以从中学到点什么。因为符号不仅仅是一个图像而已,它们在影响我们的意识并操控我们的实相,那些控制者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这么做。这让我们想起 有很多灵性符号:比如贝壳和人字形图记,它们都暗示了身体与灵魂是一体的,但却表现为分离状态。所以,他们(控制势力)在灵性层面扮演着角色,但表现为强 化控制的议程。

(大卫)

是 的,他们在这个角色上就是操控人们对实相的观念和认知。因为,我们沉迷于借助语言来交流。我多次提到,我们体验着的这个宇宙有很多层次,但都是同一根本层 次(即波形信息架构)的不同表达。比如,我们的耳朵将振动信息转化成电子讯号传给大脑,再由头脑和身体的解码系统进行解码,形成这个数字的全息实相,即这 个世界。所以,一切事物都源于这个根本的振动信息架构。所以,在这个全息实相中,写在纸上的字句,其根本状态是振动场,它从振动层面上影响着人们。当你读 一本书时,在全息世界中 书上的字句通过眼睛进入你的解码系统,但是那本书的根本状态是振动的信息场,它在与你进行信息交流,所以你把它拿在手里来阅读。 这与符号运作的原理是一样的。阴谋集团掌握着这个神秘知识,即被人们称作被掩藏的神秘奥义学原理,他们想要继续隐藏这种知识,这样人们就不知道自己被控制了。

我们看到的符号,比如我们看到跨国公司的标志符号,在这个全息实相中显现为符号,但它的根本状态是”信息场”。所以,当我们用眼睛看到符号时,在深层的振动水平上发生的是”信息场的交流”,符号确实在影响我们。

控 制者将一些特殊类型的象征符号搞得到处都是,似乎没什么理由,他们这么做是因为符号在作用于我们的”潜意识”,但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个。我说过,沟通不只 是通过语言进行的,语言并不是唯一的沟通方式,事实上最主要的沟通方式并不是靠语言,而是”交换振动能量”。他们通过到处展示那些符号,就能”侵入”这个 系统。

这 个世界的一切都是我们解码后呈现在头脑中的”全息电影”。因此,我们对信息场解码实相的方式,决定了我们体验到的物质全息实相。而我们解码实相的方式,是 由我们对实相的感知来支配和决定的。同时,你可以通过催眠来使人们以特定的方式来解码实相。你可以被这个世界的主要信息源如媒体和教育等等所催眠,以特定 的方式来”重读”实相,这就是一直以来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当人们开放头脑提升意识进入更深层的自我时,他们会以更扩展的方式感知和经 验到实相。因为这时他们在以一种全新的、更加扩展的方式 与宇宙能量场进行交流和互动,因此,他们对一切事物的感知也在扩展,包括对自己的认知也在拓展。

(What’s going on is a holographic movie in our headwhich we are decoding. Thus the way we decode reality from this informationfield dictates what our so-called physical holographic experience is the way wedecode reality is dictated by our sense of reality. And in the same way, youcan hypnotize people to decode reality in a certain way. You can be hypnotizedthrough media and education in this world to re-read reality in a certain way. That’swhy when people open their mind to consciousness and go into deeper level of themselvesthey perceive reality and experience reality in a much more expanded way. Becausethey are now interacting with the energetic field of the universe in acompletely different way and more expanded way. And thus their perception ofeverything is expanded including themselves. )

(Alan Steinfeld)

昨天,当你在台上进行11个小时的长篇演讲时,你好像也在散发出一种能量,我觉的,你好像在传输”那些存有们”给你的能量。

(大卫)

这一点很有趣。 因为这些年来,在我演讲会场的有灵视力的灵媒看见,从上面有能量束照射下来照到我头顶上。我们前面说过,你可以读一本书或者拿着书来完全获得其中的信息。多年前我就明白了,我与观众之间最重要的交流是能量的互动。而且不只是一个能量事件,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大量的观众集体产生了巨大的能量场,使我们成为一个能量体,经过几个小时的能量酝酿后,向外发散出高频率的能量/信息进入到能量场中,参与互动的任何人都可以获得这种能量效应。这也正是撒旦崇拜仪式的原理,在他们的文字记录中说到:他们在影响地球的能量场(——即我们身处的能量海洋),用低振动能量来降低地球能量场,使它更稠密。而我们正是反其道而行,在将高频振动带入能量场。(注:指”记起”第四场演讲)

世界各地的人们通过观看参与进来,产生的效果就是用高频率的振动来提升地球的能量场。美国心脏数理研究中心表明:当人们心中充满爱与感恩时,心脏产生的电磁场非常强大,是憎恨等负面情绪的5000倍。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情绪能量对”形态场”产生正面的影响,通过现场的行为,即通过发出爱与喜乐的能量。

当 人们观看这个节目,或收听到广播电台有关这类信息的讨论时,都会有效果。但还有其它方式。那种信息的交流被”广播”出来,广播进入以太层。然后会被那些从 没接触到这信息的人接收到,就会受到影响。因为,当我们通过媒体讲话时,我们给出的是信息场。所以,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参与讨论此信息的人,都是在促进人类 能量场的转化。这非常重要,有助于降低稠密度,最终使我们转变进入”新实相”。

图片

“记起我们是谁” 已发布视频

第一场 http://www.tudou.com/listplay/ynVUCjaffMk/PeYFGQu67Ok.html

第二场:2-1 http://www.tudou.com/plcover/ynVUCjaffMk/
2-2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BFjhkTVTmw ;

2-3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C9MM86QAoOs


Blogger 于 4/28/2014 08:01:00 下午 发布在 天人合一

Advertisements

About Jem

https://gongjinfa.blogspot.com/
此条目发表在非医学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