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克里斯多福*孟 谈”受害者”

克里斯多福•孟 谈”受害者”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2304185fc9c4be0102vsly

2015-09-13 12:46 靛蓝心光阅读 38

作者:克里斯多福•孟

三十多年来,我一直为了要了解生命的目的以及我个人存在的意义而翻腾挣扎。我觉得自己彷佛是活在一个玻璃天花板下。我可以就在我头顶上不远的地方看见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并感觉到一个伟大的真理。可是,每当我伸手想去抓它时,我就会撞到天花板并跌回困惑、挫败以及绝望里。这样的绝望感更强化了我是既渺小而且不重要的,一个我原已抱持很久的中心自我概念。其他时候,我则会经验到精深的洞见、明白以及灵感;而也就是这些经验让我能够继续走下去,并确信一定有方法可以带我穿越我那个”我只不过是地球上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罢了”的严重限制性信念。

有很多因素强化了我内在的那个”受害者”感受,甚至只要扭开电视看个新闻都会让我更觉自己的渺小与无力,就更不必提我在金钱财务、亲密关系以及处理童年与家庭教养课题上所经验到的种种失败了。当然,我也会经验到宽恕原谅之美、理解明白之智以及发现自己内在新的天赋礼物与天才之惊喜;可是,无论何时,当我感觉到充满希望时,我就会再撞到那个天花板。随着时间过去,我开始意识到:我的头脑(mind)里面一直有某种没有逻辑或理性可言、自成其体系的阴谋在运作着。虽不知它的动机是什么,我却清楚地看到了它是如何的在应用着数不清的方法把我困住并让我不断觉得自己像个受害者。当没有被困在”受害者”经验里时,我却经常无法控制住自己地当起”拯救者”和”迫害者”——这两者让我不断的在”试着想拯救人们离开他们的痛苦”和”怒斥这个世界的愚蠢与冷漠的残忍”之间来回奔窜。虽然,在某些神奇的片刻,我也会呼吸到自由的空气,因而瞥见人们以及世界内在的美丽,可是,紧接着,”怀疑”会悄然潜入,把我丢回受害者的牢笼里。我内在的某部份因而相信:我”永远”也不可能完全地逃出那个牢笼而只能被允许偶尔出去牢笼外短暂地走走。

我好奇:究竟我的小我是由什么东西制造出来的?它又有什么目的呢?为什么我的生命里有这么多的受苦、问题以及挣扎呢?我遍读许多心理学、灵魂以及新时代(NewAge)方面的书,试图想为整个阴谋里小我看似毫无道理的种种作为找出个道理来。即使我从年轻时起就已不再信上帝,我依旧觉得外在必然有某种看不见的力量在运作着,而我想要知道它们的目的以及本质是什么。我试过冥想、催眠、呼吸控制,最后发现了疗愈过程的工作坊。可是,当我自己也开始带领工作坊后,却发现我依旧困惑,而且,那些别人介绍给我使用而我自己也想拿去别人的”疗愈过程”其实帮助不大!它们似乎可以让我暂时舒缓一下,却无法给我持续不断的自由。

然后,我发现”将慈悲、平和、爱以及宽恕的高频能量与痛苦、内疚、羞愧以及害怕的低频能量互相整合”所具有的力量。我开始看到自己跟他人其实在很多方面都已在成长中。只是,老样子,我又撞到了那个天花板。

好几年之后,那个天花板出现了裂缝、开始消溶不见,然后一件奇妙的事发生了:我跟那个创造了所有阴谋的人相逢了。我终于明白,原来我就是那个创造了”受害者”的人,而且我还认同了它的身分、采用了它的信念并让自己完全迷失在它所建构出来的牢笼的实相中。更有甚者,我并非不小心才那样做的!它其实是我自己设计出来的很棒的一个过程里的一部分。我所做的第一步是说服自己我并不是那个真正的我;事实上,我说服自己去相信我跟那个真正的我是完全相反的。我完全认同于自己身体、感觉以及心智上的脆弱与软弱无力。我全然地成了一个”人”(“human”)。在那个真是有创意的过程里,我已经让自己忘记了我的”真我”( TrueSelf)。这样做,我得到的结果就是:一段段历经时空的痛苦挣扎——那被我叫做”我的人生”的东西。起初,我是一个认同于自己身体和需要的无助血肉之躯;之后,我陷入感觉和情绪的缠绕中并被一个以怀疑为基础的心灵弄得困惑不已。家庭、学校教育以及社会的教导把我朝那个阴谋带入得更深,让我相信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活在一团恐惧的乌云底下、无知到令人绝望的人类罢了。我看到自己内在以及周遭的人在受苦,目睹地球被破坏、战争、疾病以及饥荒,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呢?”人类所有的这些受苦究竟有何目的?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到底是谁?可是,我是从牢笼里问这些问题的,我的心依旧认定那个牢笼就是我真正的家!于是,阴谋就用不真的教导以及比全然的谎言还要糟糕的半真半假的陈述误导我。即使这样,从散布于四处的一些暗示,我还是可以窥知宇宙的真正本质以及所有生命的目的。宗教的教诲、哲学理论以及科学研究,虽则它们通常都是具误导性的,但也都会给出一些我必须善用明辨力才能了解的线索。以上这些都发生在阴谋的前半段——在这一段,我就跟所有其他人一样,不断找寻着那个虚幻的”快乐”的目标,同时脑袋里一直想着只要自己做了什么就可以赚到或达到该目标。那个阴谋啊,真是一个极其精明的作品!若非我的天花板瓦解了的话,我可能到现在都还在为了对抗它而翻腾挣扎不已。

然后,觉醒或”忆起”(“remembering”)开始!它让我得以看穿大阴谋的幻象而察觉到那个”真实的设计”(TrueDesign)。我踏过那个门坎并且感觉自己从”受害者牢笼”中解放出来,得到自由。毕竟,是我自己创造了那个牢笼;我把自己蒙蔽,让自己遗忘,好让自己可以享受”记起我真正是谁”的极大喜悦。第一阶段里的痛与受苦其实是让我迎回我的真实力量与在觉知上成长的机会。问题则成了让我可以溶去我的限制的机会。随着时间经过,牺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让我可以去做我真正想做的、去创造以及欢庆自己所创造的东西的机会。感恩、感谢与欣赏开始从我的内心蜂拥流出,而快乐则成为一个实相(而不再是虚相)。那不是某种我赚取或达到的东西,而是我是(I am)的东西。


Blogger 于 10/01/2015 07:36:00 下午 发布在 天人合一

Advertisements

About Jem

https://gongjinfa.blogspot.com/
此条目发表在非医学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