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5年9月23日Rob Po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5年9月23日Rob Po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759df8bc0102w3ef.html?type=-1

escape group。那些人从地表上撤离,因为他们 不喜欢地表的环境于是转到地下。他们建立了自己的分离文明breakaway civilization。一些是来自古希腊,古埃及甚至亚特兰蒂斯。当地 表出现大变动,很多人会进入地底建立他们自己的分离文明。很多那些文明开始互相接触,这样阿加森网络便形成了。

地下的情况,大部分地方比一年前更好,很多那些地方已经充满纯粹的光和爱。

科里揭露的一些细节不可能在互联网上找到,它们完全正确。我无法确认他最近参加的地外会议,如果他能提供更多证明和证据我会非常高兴。但我觉得他的信息非常可靠,他正唤醒很多人关于SSP存在的现实。

抵抗运动在成立抵抗运动之前,在70年代它叫”组织”,在1976-77年已经渗透了一个人进入太阳典狱长计划。我会说Corey关于Lexus和火星基地生活的描述是非常准确的

原文地址:【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5年9月23日Rob Potter访谈
原文作者:-华容道

[转载]【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5年9月23日Rob PoX

ROB- 女士先生们,现在直接开始Cobra访问。很高兴和我的朋友,光之大使Cobra在一起。一如以往,很多事情正在发生,今天我们都会谈到。就像我所预计那 样,事情正在升级。也有很多虚假信息计划,所以现在需要更多的洞察。我总是欣赏Cobra的平心静气,冷静的风度和他不会激起反应的信息。再次,欢迎 Cobra来到我的节目。
COBRA 谢谢邀请,很高兴和你做访问。
Rob 不论在哪里,希望事情一切顺利。但我想先谈谈虚假信息的问题。这个星期在那个阿加森网站上你受到一些人的攻击。很多人迫切地问到:这是什么,你怎么看?我 最后看了一下那个采访,我发现那里有很多结论和判断认为你支持金砖联盟的一切,仿佛你就是IMF或者联合国议程的一部分。
这完全荒谬。我访问过红龙代表和Louisa和他们的团队。他们对这方面有相当正面的理解。他们都在关注发生的事情。就我知道的情况,那些人没有任何证 据。基于你以前的文章他们作出很多预测(指控)。我不想让你评论太多,但这类事情正在增多。而似乎有些人知道了一些信息,但又不按常理而转为攻击他人。这 类事件正在增加。
COBRA 这个情况是因为很多人以自己的理解在传播信息,但他们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他们没有转化内在的阴暗,当他们开始做这种事情,他们在暴露自己。并且越来越多 能量浮现出来,触发内在的阴暗,使他们倾向于把这些投射到其他人身上,而不是去反省自身。另外非物质实体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存在于以太层,引发这些对其他人 的攻击行为。因为这是分裂地表正面势力的最有效方式,我很惊讶人们如此容易就落入那些陷阱里。光明势力估计有50%的博主很容易受到这类操纵而去攻击他 人。那些冷静的人….我会这么说,那些真正代表阿加森网络的人不会公开地攻击任何人。
Rob 是的,我们知道那个网站是某个和某个跟某个与阿加森网络有接触的人建立的。我看了他们的网站,似乎与Luis的南美之旅的关于内部地球,阿加森网络,净光兄弟会这些见闻不一样。地下有不同意识水平的世界,我想你给我们说一下整体的情况。
我意思是,我本来以为有两个阵营。我以为有蜥蜴人,灰人政府,天龙星人,高大白人等等,另一方面又有非常正面灵性的网络之类。你能否跟我们说一下地下的情 况。不是说具体的位置诸如此类,但我想听听关于地下的正面团体。是否有一些团体因为负面入侵而撤离。我们谈的那个团体把人类看作寄生虫,这与我对正面阿加 森网络的印象不符。
COBRA 你是想我谈现在地下的总体状况还是过去的情况?
Rob 两者都说一点。
COBRA 好的。一般来说,在人类历史上有一些主要的地下派系集团。有蜥蜴人/天龙星人集团,他们对整个行星有着强大的影响。实际上那些蜥蜴人集团和地表的犯罪份子有联络,那些犯罪组织其中一些也会有自己的地下网络,尤其在全世界各大城市下面,他们与蜥蜴人和天龙星人合作。
然后又有一些组织叫做逃离团体escape group。那些人从地表上撤离,因为他们不喜欢地表的环境于是转到地下。他们建立了自己的分离文明breakaway civilization。一些是来自古希腊,古埃及甚至亚特兰蒂斯。当地表出现大变动,很多人会进入地底建立他们自己的分离文明。很多那些文明开始互相接触,这样阿加森网络便形成了。
自从亚特兰蒂斯崩溃,阿加森网络就不断发展。这是一个有着一定联系的,独立的松散网络,有各自独特的发展路线。在1996年执政官入侵后,其中一些团体因为安全理由与其他的团体切断了联系,他们走上自己独特的表达之路。
很多那些团体在96年的入侵后被渗透。在那些地下区域发生了很多战斗,许多人死了,尤其在1996-2001,02年。因为地下有数百万人死亡。出于安全理由,那些组织和地表切断联系。然后我们还有抵抗运动,抵抗运动我已经介绍过很多次。
在过去两年,发生了很多转变,我会说是向好的方面转变。绝大多数蜥蜴人已经移除,唯一剩下的是Chimera和他们的据点。我会在以后再谈他们。在去年 11月底12月初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进展,在抵抗运动和东方阿加森网络和蓝龙之间有了一次正式的接触。在各个派系集团之间建立了一些联系,整合和统一过程, 在这之前他们是独立的。
在东方阿加森网络里有大量的转变和挑战,因为其中有很多混杂的成份。随着与抵抗运动的接触,那些混杂的成份暴露出来。作为那次转变的结果,东方阿加森网络很大一部分现在与抵抗运动有紧密的联系。其他的部分脱离了阿加森网络,尝试与阴谋集团联系。今年初有很多行动以应付这个情况。现在情况好了很多。
Rob 好的。我有几个问题。当你说到亚特兰蒂斯的分离文明,显然是在亚特兰蒂斯大灾难后出现。他们一些人不是真的分离出来,只不过是为了生存,靠着所掌握的科技建立自己的地下世界,是吗?
COBRA 他们其中一些人实际上从大灾难里逃走,但大灾难发生前很多团体已经转入地下,因为他们不喜欢地表的环境,因为在亚特兰蒂斯末期,黑暗势力越来越强大。大多数光明势力为了生存和保持光的完整,被迫进入地底。
Rob 这有点像雷姆利亚Lumera的桃乐丝人,他们在最后大灾难前建立自己的文明。那个时候他们计划建造更多的地下设施。似乎这些地下文明,由于互相的隔离,有着自己的关于宇宙法则和接触的文化观。这么说在他们之间会有一些差异,是吗。
COBRA 正如我所说,一个非常强大的统一进程已经开始,那些文化仍然会保持自己的独特个性,但他们都接受宇宙法则,银河法典和全宇宙都存在的普遍理解。无条件的爱 是开悟社会的基础,那些文明越来越与这一点对齐。当然,这是一个过程,不会一夜之间完成,但我会说地下的情况,大部分地方比一年前更好,很多那些地方已经 充满纯粹的光和爱。
Rob 很好的消息。我想你更多地解释一下中国阿加森网络。这个中国阿加森网络是形成了一段时间还是最近才形成?我想你会称为东盟。
COBRA 东方阿加森网络已经存在成千上万年,他们与地表保持联系。他们是蓝龙灵性的来源,现在他们再次用某个方式与东盟接触,指导这个行星的转变过程。他们也为金融重置和东盟在地表的成立进行指导。
Rob 很好。给一些听众重复一下,当你谈到抵抗运动,你说的是那个来自X行星的组织,他们清理了X星上的天龙星和阴谋集团,并且请求银河联邦来这里帮助清理负面势力,是吗。
COBRA 是的。但我要补充的是很多阿加森网络的人过去15年来已经融入抵抗运动。在2000年初有一波整合,在2014年底也有一波整合。
Rob 当你说整合,你的意思是不是他们进行训练并参与对负面势力的尽可能非暴力的战斗中?
COBRA 我意思是他们整合到抵抗运动社会中。他们正式地获得成功,因为他们的频率,他们的目标和愿景,他们的文化蓝图相匹配。
Rob 我看了那个阿加森网站一些内容。我想你详细说说,一些地下团体是不是对人类有敌意。是否有很多这些半进化的文明,有一些先进一点的科技,他们会看不起地表人类?这种情况普遍吗?
COBRA 不再是这样了。一些(地下)犯罪集团他们为地表黑手党和阴谋集团工作。他们是混杂的,一些是好人,一些是坏人。他们不比地表人类更加进化,他们是某些从犯 罪集团分离出来的团体组织,想要弃暗投明但仍然是混杂的。很多这些组织已经清理了,其中一些已经加入光明势力,一些人从地表下被移除-传送到了其他地方。 一些人加入了银河联邦,有小部分人不得不带到中央太阳那里。
Rob 这就解释清楚了。我准备采访Corey Good,我最近正在准备资料。我觉得他是真诚的。我相信他没有必要蓄意误导我们什么,但他似乎对人类与外星人互动这类的情况有清楚的解释。你能否评论他大部分信息的准确度如何?从你的观点和你的信息,他关于太空舰队和不同的外星团体的描述是不是正确的?
COBRA 从我的信息来源他确实参加过秘密太空计划SSP。他对于他在SSP里的所见所闻的描述是非常正确的,我们说的是10年前。秘密太空计划有不同的集团派系,但这只是一个任意的划分,因为那些集团都能并入另一个里面。比如所谓公司派corporate faction和太阳典狱长计划有关,因为同样的人从更高层控制着两边。很多人被招募到两个SSP项目里而不知道高层的真正目的。
当然有很多正面人员从一开始就渗透到两边的SSP项目。实际上抵抗运动在成立抵抗运动之前,在70年代它叫’组织’,在1976-77年已经渗透了一个人进入太阳典狱长计划。我会说Corey关于Lexus和火星基地生活的描述是非常准确的。
实际上他揭露的一些细节不可能在互联网上找到,它们完全正确。因为我15年前也从我的消息来源里得到这些信息。实际上当我阅读他的文章,那些我15年前就知道但遗忘了的记忆又重新出现,所以这是一种很好的共时性。
我无法确认他最近参加的地外会议,如果他能提供更多证明和证据我会非常高兴。但我觉得他的信息非常可靠,他正唤醒很多人关于SSP存在的现实。直到最近,很多事情正在发生,比大部分人所能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如果人们因为我的信息和他的信息不同而感到困惑,我会说这是因为这个行星,这个太阳系的情况非常复杂,没有人能看到整个图景。我们全部人一起才能创造整个景象。
Rob 很对。他谈到南方太空殖民地,那里的人认为地球已经毁于核战。你能否确认火星上有没有这样的殖民地?火星发生过什么?是不是仍然有ICC或者负面SSP或者负面ET的基地?
COBRA 我可以确认以前有很多这类基地,是的,那里的人们被切断了与地球的信息联系,他们被告知地球人类已经毁于核战。这个信息完全正确。根据我的信息,那些基地 已经解放和清理。剩下的是非常特殊的SSP基地,和Chimera有关。那些是仍然剩下的。这种基地没有太多,但绑定了奇异夸克炸弹,还没有清理。
Rob 好的,谢谢你的说明。我想知道木星是气体行星,那里有没有生命?在木星上有没有物质层面?有没有正面或者负面的物理基地?
COBRA 在木星上没有基地,因为木星没有固体地表。有一些平台和飞船在那里的大气层漂浮。在木星高层大气中有一些类等离子层,不完全是物质性,也不完全是以太性。 那里有等离子生命形态,与我们这里有非常大的不同。当然木星也有以太和星光生命,在木星一些卫星里面有细菌。在伽利略卫星,即4大木星卫星的地表,尤其在 地表下有光明势力的物理基地。
Rob 谢谢。Frank Bell博士也提到在精神层面存在一种生命。
COBRA 是的。
Rob 我打断了你的话,关于木星有没有其他?
COBRA 我想说一下卫星艾欧,那里有很多火山活动。那里的生命形态有点不同。在高温富含硫黄的环境里有细菌能生存。如果科学家发送探测器到那里,他们会找到。
Rob 能不能谈谈土星?它是一个巨大行星,在占星学上它有着很多影响。土星上有什么类型的生命?
COBRA 和木星相似,因为所有气体巨星有适当的环境让等离子生命体得以形成。等离子生命体像个大气泡,等离子大云团,它们需要很多气体巨星大气层的放电才能生存。一些土星的卫星有细菌生命形成的环境,有些卫星有近地表海洋,那里有一定的深度和恰当的环境形成细菌生命。当然土星卫星上有基地,有光明势力的基地但也有一些土星系统的地方我不能说,那里仍然有Chimera的植入物据点。
Rob 谢谢。在50年代的时候有一些太阳系的ET灵性接触,有很多信息提到一个土星法庭Saturn Tribunal的存在。那里是不是有一个高维度的银河联邦机构,或者这是在卫星上的?你知不知道?
COBRA 是的,我知道你在说什么。银河联邦在所有主要星体以及太阳系周围所有主要星体上都有存在,包括土星。
Rob 是不是物质的?
COBRA 有物质和非物质的。
Rob 好的。我想我要问一下其他人的问题。我快用了一半时间来提我自己的问题。另一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问题是叙利亚难民。我想知道欧洲的情况这么严重,那里怎 么样。似乎阴谋集团要把事情搞得更糟。这能不能作为一个机会,让人类团结起来。是的,难民可能会给当地带来负担,这确实是一个挑战。但你是否同意这是一个 机会让人类在同情怜悯中团结起来,解决这个现状。如果能,除了冥想外你有没有什么建议给世界领导人,帮助减轻这个人道危机,我们作为一个行星能为叙利亚的 兄弟姊妹做什么?
COBRA 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你问的是谁。如果你指向世界领导人,他们非常清楚这个局面的原因,他们可以轻易地解决,如果他们想解决的话。他们知道很多事情,他们对叙利亚的情况有足够的理解,这是可以轻易解决的。在人类的层面,绝大部分的难民是被迫成这样的,他们需要援助和支持。
一些人是战争难民,一些人是经济移民,但尽管如此那些人是需要援助的。需要有一个必需的平衡过程让各方都能照顾到。那些背井离乡的人和难民接收国的人需要 有一个平衡,因为硬币一直都有两面。一些人收了钱来到欧洲,一些人的行为不那么友善。所有这些都需要考虑到,我们的冥想帮助缓解那些紧张,以便当紧张升级 时人们能更冷静地处事。俄罗斯也在采取一些措施。
Rob 因为金融系统是黑暗势力的主要血液流动,这让我觉得金融重置是有道理的。当然我们所有人仍然在挣扎,尤其是光之工作者和那些无辜的人。那天我给一位坐在街 上举牌乞讨,带着孩子的母亲20美元。我心情非常不好。她不是一个吸毒者,不是利用这个系统占便宜的人。看着她的眼睛,我看得出这是一个绝望的母亲。这类事情在整个行星越来越多,这个金融体系确实需要治疗。再次,你能否对那些每个月都提出金融问题,担心着他们个人财政状况的人说点什么?说一下光明势力的进展以及新金融系统将要做什么?
COBRA 我说过许多次。金融重置后,人们将从抵押账户获得一些钱,因为这些钱属于人们。他们会直接获得资金,可以投资到基础建设上。’事件’后整个情况将会好得 多。’事件’之前,我不期待有重大的改善。市场会有可怕的波动,但真正的金融重置将会是一次突然事件,会在’事件’的同一时刻发生。
Rob 谢谢。抵抗运动有没有非常清楚详细的教育计划,让人们理解过去的经济系统,告诉人们为什么我们会这样,我们能期待什么,与这个新金融系统如何有联系?我知道这个现在不能完全说出来,因为阴谋集团会知道。但你们有没有相关的计划?
COBRA 是的,教材已经准备好在’事件’期间及之后分发给人们。
Rob 好的,谢谢。我们又收到那个老问题。谈谈和Chimera有关的以太层和低级星光层。是否有持续的清理行动?我们仍然在加速清理那里?
COBRA 是的,绝大多数实体已经从低级星光层和以太层移除。在等离子层,仍然有工作要做,但每天都有进展。
Rob 好的。我看了大量和天气有关的视频。全球很多地方有大水灾造成重大的财产损失。我好奇的是多少百分比的水灾是由于行星频率的自然改变而引发,有多少百分比和阴谋集团有关?能不能谈谈哪些具体地区是阴谋集团造成的天气影响?
COBRA 大部分是不断增长的银河中央太阳能量流入的自然反应。实际上如果没有银河联邦的帮助,我们已经经历了剧烈的大灾变。所以我们是在缓冲带里。银河势力正在帮 助我们保持行星稳定,而’事件’之后,天气情况会开始冷静下来,因为行星上的意识变得恰当,让大自然的力量,那些与这股银河能量互动的以太存有更加和谐。 我会说人类大众的意识确实能影响天气,恐惧和人类意识投射的结合能够影响天气,不只是阴谋集团的科技。
Rob 好的,谢谢。有人想知道占星术是不是多余的,是不是为了把我们囚禁在三维里。能不能说一下现在这个时间里占星学的有效或者多余性?
COBRA 基本上我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但我要补充占星学在行星范围上是非常有用的工具,我们可以用来促进行星解放过程,因为行星确实有能量场,那些能量场创造出干涉模式interference patterns,干涉模式很大程度影响到行星状况。如果我们顺应那干涉模式的潮流,就能改善现状。我们能加速朝向’事件’。
Rob 有人提出一个好的问题。这里说到有很多灵魂在26000年前受困在帷幕里。你说过执政官控制了灵魂的转世,他们阻止那144000个灵魂到来不就行了?
COBRA 执政官没有完全地控制转世轮回。我会说他们控制了80%。因为如果他们对此有着完全的控制,就不可能有人能逃离矩阵,也不可能解放行星。
Rob 你提到灵魂的扬升和下降。我们如何分辨一个人的灵魂是哪一种?
COBRA 所有那些从更高层面降下来的灵魂,会有一些那种连接的记忆,这对他们的非常自然的。那些从物质进化上来的灵魂没有那种记忆,对他们来说好像第一次爬山。
Rob 这里有个问题,如果随机异常没有用,我们有没有可能不通过体验它就能知晓它?
COBRA 不可能没有直接体验就解决原生异常,因为你无法理解你没有体验过的事物。
Rob 好的,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人类种族在扬升中这么重要?有没有其他种族作为整体,为了更高级的进化需要我们帮助?
COBRA 不是人类种族有这样重要性,更多是因为这个行星很重要,因为这是黑暗势力最后的据点,当这个行星解放,战争就结束了。
Rob 有人谈到收割。你能否解释一下,这不是一个恰当的术语?这意味着很多不同的团体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这是执政官蜥蜴人的描述?你谈谈收割。
COBRA 一些通灵信息用那个术语形容扬升,其他信息用那个术语描述执政官偷取灵魂能量。
Rob 我想先问另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个比较重要。我们的时间快用完了。这个问题是:外太空或者其他存有的政治环境是怎样的。每个种族都是和平团结的?源头能与那些不是在地球上的存有更容易连接,所以我觉得宇宙其他地方应该是非常平衡的,是吗。
COBRA 宇宙其他地方的人都能和平相处,因为宇宙的存有是无条件的爱的海洋反映。在宇宙这个区域,那种连接几百万年前被人为地用植入物切断,其最后的残余就是行星地球及它周围的小部分宇宙空间。
Rob 我将问最后一个问题。能否谈谈现在的伊朗核谈判。你是否觉得整个伊朗核谈判完全是阴谋集团的误导,更多是宣扬恐惧?
COBRA 是的。
Rob 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谈谈。有人提到教皇的访问似乎是仁慈的,实际上是想把我们带到新世界秩序的议程里。他们可能会提出碳排放税,强加戒严法等等。我们知道这不会成功,但这个信息指出这个振动的提高将更多地暴露出与阴谋集团有关的计划,你是否同意?
COBRA 未来几天发生的事情不会对行星形势造成巨大的冲击。不论那些人发表什么样的演说,不论情况怎样,这些都是暂时的,他们改变不了这个行星的命运。
Rob 谢谢Cobra,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束。我也非常有信心。我觉得我们的板块运动的情况会糟糕一点,但正如你提到很多次,我知道银河联邦正在帮我们防止大规模的灾难。我想如果我们能提高自己的振动,事情会变得更容易很多。
COBRA 是的。
Rob 好的。你有没有什么最后的话,有关光的胜利接下来有什么信息人们可以期待?
COBRA 是的,我会这么说:九月最后的日子在能量上将非常强烈,我会对所有人说:不要被挑衅到。保持自己的中心,毕竟大灾难,小行星,新世界秩序这些思想形式正在崩溃,因为什么都不会发生。这将为一个新起点腾出空间,这个月结束之后我将会公开非常多的信息。
Rob 这是令人激动的,再次感谢你。出现了一些技术问题我感到抱歉。光的胜利,我们下个月再做访问。谢谢Cobra。
COBRA 谢谢,光的胜利
翻译:errttq0101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b2f19bf90102w0ey.html?vt=4


Blogger 于 10/06/2015 06:51:00 下午 发布在 天人合一

Advertisements

About Jem

https://gongjinfa.blogspot.com/
此条目发表在非医学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