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拉玛那.马哈希开悟之路2

拉玛那.马哈希开悟之路 2

拉玛那·马哈希(RamanaMaharish)说:任何 个体 为了达成某些 目的 而作出的 努力 都只能加强【个体做者感】,而 个体做者感 正是【个体】的根本。显然,因为我们要”达成”的是【个体成就感】的消失,所以,任何【个人的努力】都不可能实现这个”达成”。因此,拉玛那认为,理解 个体做者 的 不存在 才是最重要的——获得 自由 的过程就是这种 理解 从 理智 到 直觉,再到对 自性 的 知觉 的自发深入的过程。

为了加深理解,拉玛那认为,必须结合自己的亲身体验——这也算是一种实践,不过,这种实践并不增强个人做者感(参见拉玛那1998年出版的《你的头在老虎嘴中》)。
对于自己的体验,拉玛那认为只需要 关注 和 看着,从中 领悟 到 一切决定 和 行为 都是 完全自发地 发生的,其中并没有任何 决定者 或 做者。

此外,拉玛那也强调【如实接受(acceptance of what-is)】,或称为对神的意志的【臣服】——是做者感消失的一种自发现象。

在《终极真理》(The Final Truth)一书中,拉玛那将觉悟追求者分为三类:
a)最高级的一类,只需要关于 认同 和 个体的本质 的简单根本教导,就能立即觉悟,即认识 自我;
b)中级的一类,除了简单根本的教导,还需要一些努力(并不是个体的努力)和时间才能觉悟;
c)低级的一类,则需要长年的觉悟教导和实践,才可能觉悟。其中,最高级的一类不需要觉悟实践,只需要某种形式的正确教导就足够了;而对于低级的一类,对觉悟实践的兴趣只是开端,他们认为”一定还有比这更好的方法”,或”生活一定还有比这更多的意义”,所以,他们总是在不断地寻找更适合自己的方法。

对于以上三类觉悟追求者中的中级者,拉玛那有时则提及马哈虚在印度Tiruvannamalai教导的 质询 实践——这是一种”直接法门”,因为它质询的是 唯一 存在的问题,即关于个体幻象的问题。对个体存在的质询不会加强个体概念,而且可以帮助认识【个体的不存在】。

当代有好几位觉悟者都教导质询法门,比如,印度Lucknow的Poonjaji(也称为Papaji, 已故)和加拿大Santa Cruz的SAT (Society of Abidance in Truth)的Nome,都以各自的方式教导质询。其中,Poonjaji自称为马哈虚的直接弟子(虽然马哈虚本人不承认有过任何弟子),而Nome(太年轻,不可能是马哈虚的直接弟子)则应该是通过学习马哈虚的教导觉悟的。
此外,与Nome一起在SAT执教的Russell Smith除学习马哈虚的教导外,还学习禅(一种中国佛教,是禅佛教的前身)。还有加拿大Novato的Gangaji,她是Poonjaji的直接弟子,也在按自己的方式教导质询。关于质询法门,拉玛那的师傅Nisargadatta Maharaj有时教导质询,有时则不——这取决于学生的意识状态;而拉玛那除了在《终极真理》详细介绍质询外,在他后来的著作中就很少提及了(偶尔在介绍教法实践时提到),因为他更喜欢强调理解与如何深入理解。不过,拉玛那也经常在谈话中提出质询,如”谁是这个提问题的人?”,或”是谁在寻求?”——这是为了向学生强调根本不存在能够做任何事的”你”。

质询法门的目的是为了质疑”我”的存在,并集中注意力于我们的真实 自性(纯粹的知觉-在),最终使我们摆脱对我(-概念)的认同而认识 自性。这种认识上的变化使人体验到对我-实体不在的突然 知觉,和我-实体的分离感 和受苦的消失。

马哈虚认为,只有两种 觉悟实践 可以有效地帮助消除个体感——质询 与 对神的 臣服 。拉玛那认为臣服等价于如实接受或接受神的意志,马哈虚则认为臣服也包括对师傅的奉爱和臣服,因为实际上不存在任何实体,所以,师傅与自我或神并没有实质区别。因此,奉爱瑜珈的实践者起初对师傅的奉爱最终会变成神圣爱的表现。


Blogger 于 2/17/2016 11:15:00 上午 发布在 天人合一

Advertisements

About Jem

https://gongjinfa.blogspot.com/
此条目发表在非医学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