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申有连:中国没有经济学

申有连:中国没有经济学

二月 27, 2016 editor 评论 无评论

通常人们习惯于将经济的成功归功于经济政策和经济方法、理论的成功。换言之,一旦某国的经济出现亮点,人们更多地是关注、评价和议论它背后的经济学理论支撑下的经济方法。今天的中国经济在沉默多年后突然闪亮登场,以13亿之众创造的经济数字似乎跨越了13亿这个数字本身而引起世界对中国经济成就的高度关注。

不仅仅是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今天人们在评价和颂扬中国的经济成就,在过去的30年中就不断有学术界和西方政界在关注中国的改革开放并给予极高的评价。当然在30年后的今天,以13亿之众创造的经济数字令西方的小国寡民赞赏有加的经济成就下,中共当局更是沾沾自喜,为之抬轿的文化人也应召入市,以学术语言奢谈中国经济成就背后的经济学贡献,要与执政者分享30年经济成就的荣誉。

就在去年末(08年11月),由董辅基金会等机构主持的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揭晓,148位中国经济学界的权威人士通过投票认定,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理论,是在过去的30年中对中国经济影响最大的经济学理论。

将中国的经济成就归功于广大农业界人士是当之无愧的。从中共当政以来,为支撑一个摇摇欲坠的国营工业体系,中国农民付出了巨大代价。夸张的工农业产品价格剪刀差就像饿虎的血盆大口一样吞噬了中国农民几代人的血汗。但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封为:经济学理论,实在有些牵强。

众所周知,农村包产到户是在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为抵制人民公社由安徽农民悄悄兴起的。为此,发起人和支持者在文化大革命中惨遭迫害。人民公社一直延续到毛死后由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取代。

这是一次全国性的大规模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但它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创新,更与经济学理论沾不上边。这不过是从一种严酷的组织劳动的生产方式下转变为适当放松对劳动者束缚的纯粹自发的生产方式。这种生产方式显然比唐朝的均田制要落后得多,甚至并不比3千年前的周王朝推行的井田制对农业生产的效率提高更有效;而人民公社制却比夏王朝推行的奴隶劳动制效率更低,它直接导致了在现代生产力状况下中国长期的票证供给制。是什么原因使中国走向倒退,我想已不言自明。曾经有位名叫申原的民间人士在改革开放中期以《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经济》一文指出,中国的改革开放不过是部分放松了对劳动者的束缚,要使改革开放继续发展,就应当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释放对生产力的一切束缚。此文因为在英国BBC电台上播出而使作者遭到当局的迫害。其出狱后被禁止:非议马克思理论,非议改革开放。

30年后的今天,在一连串辉煌的经济数据显示的成就下,中国仍然面临这样的问题:是否进行政治体制改革。

首先我们要认清,中国的经济成就并不是什么学术理论的贡献,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只是中国普通农民在人民公社束缚下一再的呼求,并不是学术理论界的研究成果;那种认为这是中国经济学家向政府的献策,显然是无稽之谈。中国的经济学家们不仅在这30年中,在整个60年中一直都处于可悲的御用状态下,是不可能有什么思想性贡献的。而所谓的改革开放30年不过是部分”松绑”的30年而已,当政者对经济增长唯一有效的作为就是:松绑。正如申原在他的文章中所言:中华民族具有巨大的创造力,如不被束缚,重新领先世界也并非难事。历史早就证明了这一点。事实上,中国只是在近200年中才处于落后状态,在这之前的人类几千年文明史中,中国一直遥遥领先于西方。而今天的中国之所以落后于西方,正是当政者的强力束缚所致。今天的当政者实际上比满清政府对人民的束缚更严苛。

除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理论说,中国的经济学家还提出”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理论”和”价格双轨制理论”,称它们也是改革开放中功绩卓著的经济措施和经济学理论。连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理论以及像:”摸石头过河”、”猫论”,这样一些荒旦的名词,中国的经济学家们要将种种经济专制下产生的词语搬进经济学理论中,去玷污人类经济学术理论的圣洁殿堂。

譬如”国营企业股份制改革理论”。世人皆知,贪婪的权势集团是如何借此方式将大量国有资产收入自己囊中,成为一夜暴富的富翁。所谓”价格双轨制理论”更是改革开放30年中的一个突出亮点,掌握了计划价权利的权势者们通过批条和价格转轨,平步青云,轻松步入富翁行列。

以粮食价格双轨制为例。笔者所在的贵阳市两城区当时有150万计划粮供应人口,每人每月供应计划粮12.5公斤。贵阳市粮食局和所属粮食公司的党委书记、经理们暗中操纵,以霉变大米置于各粮站供应点,阻止市民凭证购买计划粮。此计划粮是隔月作废,一经跨月,他们就将此计划粮转入市场价卖出。当时每公斤粮食的平、议价差在1—1.5元之间,而其在价格双轨制下名正言顺地全部以计划价上缴入库。如此轻松就每月获取近2千万元黑心暴利。

这大笔不义之财除少部分用于搪塞应付各有眼无珠的监督检查部门和分给直接操作的粮店职工外,大部分都进了这些书记、经理们的私人腰包。参与贪污的有粮店职工,但他们不是贪污者,只是沾光者,贪污者是这些书记和经理们。

当然岂止粮食部门,包括医疗、教育和各权势部门,在这30年中各显神通,凭借现存政治体制的不公正法则,编着法子大捞不义之财,只苦了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

今天中国的经济成就令人称道,它的贡献者是谁。应该是近10亿农民和农民工兄弟,以及那些无倚无靠的私营企业。然而对推行和促使这一系列改革的人物们,人们应该如何评价?但凡他们有些微是出于社会责任和民族良知而兴起此举,人们也应该称赞他们。但他们如果只是为了中饱私囊,为了增加他们搜刮的源泉而放松对劳动的束缚,世人,或者历史又该如何评价这30年呢?中国的经济学家们能将”松绑”一词也列入经济学名词吗?如果像”价格双轨制”这样丑陋的合法贪污制度也在他们笔下被赞颂为:经济学理论,要将之列入经济学词典,那”松绑学”就是当之无愧的大部头经济学理论了,因为它才是中国经济30年成就的根本原因。

文章来源:观察


Blogger 于 2/27/2016 06:44:00 下午 发布在 天人合一

Advertisements

About Jem

https://gongjinfa.blogspot.com/
此条目发表在非医学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