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宋永毅:一个广西女党员吃掉七八个男人的生殖器

宋永毅:一个广西女党员吃掉七八个男人的生殖器
——人变成了兽

美教授宋永毅曾深度研究文革期间广西发生的事件,并著有《广西文革机密档案》一书。其中大量篇幅记载了广西文革期间人吃人的事实。宋认为,中共就是这样把人变成了兽。唐代奇书《推背图》中预言“率兽食人”。中共率领兽人吃人,禁书《推背图》中古老预言在当代中国实现了。《九评共产党》中也记录了广西吃人的三个阶段。从偷偷摸摸到大张旗鼓,最后到群众性疯狂。没有中共在背后怂恿和操纵,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发生。

7a0c4a8aa3285ac0-q-bTeuywJsd2FuZY5jb20vdXBsb2FkZmlsZS8YMDe2LzA3MDMvMjAxNjA3MDMWOTe1MTy5NTcucG5n.png

阿波罗新闻网 2016-07-03 讯】

◪圖片版 ◫PDF

加州州立大学教授宋永毅

美教授宋永毅曾深度研究文革期间广西发生的事件,并著有《广西文革机密档案》一书。其中大量篇幅记载了广西文革期间人吃人的事实。宋认为,中共就是这样把人变成了兽。唐代奇书《推背图》中预言“率兽食人”。中共率领兽人吃人,禁书《推背图》中古老预言在当代中国实现了。《九评共产党》中也记录了广西吃人的三个阶段。从偷偷摸摸到大张旗鼓,最后到群众性疯狂。没有中共在背后怂恿和操纵,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发生。

吃人现象遍布广西二十七个县

今年是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中共一九四九年建政以后,一九六零年前后大饥荒,中国就曾发生人吃人事件,饥民易子而食。那三年中国风调雨顺,饥荒是中共人为制造出来的。宋永毅说,广西文革期间人吃人,主要发生于一九六七到一九六八这两年,并非因为饥荒,吃人的人也不饥饿,而是因为念念不忘毛泽东“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理论,在广州军区政委、广西革委会主任韦国清指挥的解放军部队的支持下,由党员干部、武装民兵为主的革命群众制造出来的。他们吃掉的是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和他们的子女。

据RFA报道,广西文革期间有多少人非正常死亡,有多少人被吃掉呢?在宋永毅编辑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中,有名有姓非正常死亡者约十五万人,没名没性的三万人,再加上失踪的又是三万多人,总共约二十一万人。其中因武斗死亡百分之五不到,百分之九十五的死亡者都是被杀死,而这些被杀的人中,有一部分被革命群众吃掉了。广西有民间学者统计:吃人的现象遍布广西二十七个县,占广西县市总数的三分之二,共有四百二十一个人被吃掉。

每人尝一口的“群众专政”

宋永毅列举了几个人吃人的事例,这些事就发生在人类早已进入文明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他说:“在浦北县有一个‘五类分子’,被革命群众活活打死了。他有两个孩子,一个十一岁,一个十四岁,行凶的党员干部、武装民兵说一定要斩草除根,竟然把他两个年幼的儿子不但杀了,还吃了。浦北县总共有三十五个地富及其子女被杀,然后被吃掉。有一个叫刘正坚的,全家被杀,一个不剩,他的女儿叫刘秀兰,只有十七岁,被九个武装民兵轮奸十九次,然后被剖腹取肝,还割下她的乳房吃掉。”

宋永毅说:“一九六八年十月中旬,上思县一个公社的武装部长叫王昭腾,他指挥民兵把五个阶级敌人开腹取肝,煮熟了大家一起吃。第二天他又杀了四个人,剖腹取肝,把这些人的肝分到生产队去,要社员们每人尝一口,说这叫‘群众专政’。”

广西人吃人,虽然主要是吃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和他们的子女,但一些非五类分子也未能幸免;吃人者虽然主要是党员干部,但当吃人成为革命行动,就有更多的人为了革命而杀人、吃人。宋永毅说:“在广西,曾发生三十多个中学生把校长吃掉的事件。一个公社的革命群众还吃掉插队知识青年:钦州县有三个知青揭发公社茶厂负责人侮辱女知青,这位负责人就带领民兵把三个知青杀了,把他们的肝挖出来,煮了吃掉,饮酒作乐。事件过后,整个公社的知青根本不敢讲一句话,上百名知青变成了革命群众圈起来的猪羊,不但随时可以把他们杀死,而且可以把他们吃掉。”

广西的这些党员干部杀人、吃人,应是继承了中共的一项革命遗风。中共的历史上,便有把敌人杀死又吃掉的传统。宋永毅说《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记载了一位中共干部杀人的过程:“钟山县有一名凶手叫易晚生,这个人在杀地富子女把肝和心取出来的时候,动作非常熟练。人的血很热,手伸不进体内,他就准备好一桶凉水,凉水泼上去,就可以把人的心和肝取出来了。易晚生是老游击队员,他说以前跟国民党打仗的时候,把国民党的俘虏逮住了,也是这样活活取他们的心和肝吃掉。”

在阶级斗争理论和革命传统的激励下,中共党员干部的兽性极度膨胀,他们的兽性在杀人和吃人中得到满足。宋永毅说:“这些人为什么要吃人的心和肝呢?除了是革命群众吃阶级敌人,是革命行动,还因为他们认为人的心肝大补。一九六八年四月,马山县有一个党员干部、武装民兵营长,他叫民兵打死了一个富农子弟,用镰刀把死者的肝取出来,带回去给他的老婆当药石治肝炎。也有地方吃人的生殖器,这一点女党员干部不遑多让,有一个女基干民兵前后吃掉了七八个男人的生殖器。”

毛泽东发动文革像还挂在天安门

宋永毅指出:广西人吃人,当时的党中央是否知道呢?完全知道。在武宣县和来宾县,有老干部冒死写信向中央揭发人吃人的现象,但中央根本不管,完全不当一回事。

人吃人发生在五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那时,阶级斗争的理论和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使得杀人吃人革命化。那么五十年后的今天,或者再过多少年,中国还会不会发生人吃人的事情呢?宋永毅指出:“类似的事情,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发生,可能性当然比较小,但是如果继续按照阶级斗争的理论,继续在群众中间煽动仇恨,只要有什么运动,人吃人的事完全可能再度发生,因为总有一些人心理变态。我们认为是心理变态,那些武装民兵、武装部长,他们认为是革命性。大规模人吃人不可能,毕竟社会在前进,但小规模完全可能。”

说到这里,宋永毅指出:“你可以看到,像文革这样的政治运动,当它把基本的法治和人的良知完全破坏了,人与兽之间本来不可逾越的界线,就变成非常容易逾越。这样的事情,如果有军队支持,人吃人就不只是广西了。那些党员干部、民兵、武装部长,他们原本就是土改时的痞子,杀地主、杀富农,杀上了瘾。由杀人而吃人,继续革命,整个中国人吃人也不足为怪。”

宋永毅指出,文革过去五十年了,很多情景就像在眼前。从重庆“唱红打黑”,到北京人民大会堂“红歌晚会”,让人一下子就想起广西文革人吃人。这表明,反思文革,总结历史教训,对于防止文革回潮多么重要。中共拒绝反思文革,也不允许别人反思,还要掩盖历史真相,文革回潮不但是可能,而且会愈演愈烈。文革回潮最大的社会基础是什么?是有八千万党员的中国共产党,这个党没有解散,仍在统治中国,发动文革的中共领袖毛泽东的像还挂在天安门上。任何一代的中共领袖,只要他坚持毛泽东思想,煽动仇恨,就会走到文革这条路上去,使得广西文革人吃人,在中国重演,不可避免。

唐代奇书《推背图》中预言了“率兽食人”

《推背图》第五十象的图示画的是一只很凶的虎在草丛中寻食,尾巴甩得特别高,成攻袭之势,很象要吃人的架式,属大凶兆,寓意虎兽要逞凶。

8190497b646a41ca-q-bTeuywJsd2FuZY5jb20vdXBsb2FkZmlsZS8YMDe2LzA0MjkvMjAxNjA0MjkxMje1NTA1NzMuZ2lm.gif

接着四句谶语:”水火相战 时穷则变 贞下起元 兽贵人贱”。

该像颂曰:“虎头人遇虎头年,白米盈仓不值钱,豺狼结队街中走,拨尽风云始见天。”

“豺狼结队街中走”,显然”结队”二字表示其是有组织的,”豺狼”是兽类,兽类之王正是虎。可见所谓的”虎头人”正是这些”豺狼”队伍的总头目,此句就是指被中共组织的横行霸道于世。

谶语”兽贵人贱”,除了指中国当前十恶毒世,人伦颠倒外,共产党兽形之人当权,就是兽在当权了,入党打上兽记的才能有仕途,才能以权谋私,捞尽好处,自然”兽贵”了。而普通老百姓,真正的人,却是受到种种欺压,就是”人贱”之说了。

《推背图》相传是我国唐朝太宗皇帝时期,当时著名的天相家李淳风和袁天罡所作,以推算大唐国运。因李淳风某日观天象,得知武后将夺权之事,于是一时兴起,开始推算起来,谁知推上了瘾,一发不可收,竟推算到唐以后中国2000多年的命运,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说道:“天机不可再泄,还是回去休息吧!”,即第60像所述,所以《推背图》由此得名。

《推背图》因为它预言的准确,使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心惊,一直被列为禁书,直到今日它在大陆依然没能逃脱禁书的黑名单。

广西吃人事件的三个阶段:从偷偷摸摸到群众性疯狂

在《九评共产党》【九评之七】中,记录了广西吃人事件的三个血腥阶段:

1、开始阶段:其特点是偷偷摸摸,恐怖阴森。某县一案卷记录了一个典型场面:深夜,杀人凶手们摸到杀人现场破腹取心肝。由于恐怖慌乱,加之尚无经验,割回来一看竟是肺。只有战战兢兢再去。……煮好了,有人回家提来酒,有人找来佐料,就着灶口将熄的火光,几个人悄悄地抢食,谁也不说一句话。……

2、高潮阶段:大张旗鼓,轰轰烈烈。此时,活取心肝已积累了相当经验,加之吃过人肉的老游击队员传授,技术已臻于完善。譬如活人开膛,只须在软肋下用刀拉一〝人〞字形口子,用脚往肚子上一踩,(如受害者是绑在树上,则用膝盖往肚子上一顶──)心与肚便豁然而出。为首者割心、肝、生殖器而去,余下的任人分割。红旗飘飘,口号声声,场面盛大而雄壮……

3、群众性疯狂阶段:其特点可以一句话概括:吃人的群众运动。如在武宣,像大疫横行之际吃尸吃红了眼的狗群,人们终于吃狂吃疯了。动不动拖出一排人〝批斗〞,每斗必吃,每死必吃。人一倒下,不管是否断气,人们蜂拥而上,掣出事先准备好的菜刀匕首,拽住哪块肉便割哪块肉。……至此,一般群众都卷入了吃人狂潮。那残存的一点罪恶感与人性已被〝阶级斗争的十二级颱风〞刮得一干二净。吃人的大瘟疫席卷武宣大地。其登峰造极之形式是毫无夸张的〝人肉筵席〞:将人肉、人心肝、人腰子、人肘子、人蹄子、人蹄筋……烹、煮、烤、炒、烩、煎,制作成丰盛菜肴,喝酒猜拳,论功行赏。吃人之极盛时期,连最高权力机构──武宣县革命委员会的食堂里都煮过人肉!

《九评》中说,千万不要以为,这些吃人的宴会是民间自发的行为,中共作为一个极权组织,对社会的控制深入每一个社会细胞,没有中共在背后怂恿和操纵,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发生。

中共常常给自己唱赞歌说〝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而这一场场的人肉盛宴却折射出:中共可以使人变成豺狼魔鬼,因为它本身比豺狼魔鬼更加凶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王笃若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Blogger 于 7/04/2016 06:02:00 下午 发布在 天人合一

Advertisements

About Jem

https://gongjinfa.blogspot.com/
此条目发表在非医学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