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给自由中国

索尔仁尼琴:给自由中国
2017-01-16 索忍尼辛 七使
案,以下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于民国七十一年(1982年)十月廿三日,在台北市中山堂,以”给自由中国”为题的演讲全文(由大中华民国复兴会OCR数位化,本号略作订正)

三十三年来台湾宝岛一直以自己特殊的命运为取世所注目,对这一点我本人早就有坚定的体会,世界上已经有三十个国家沦入【GD】魔掌之下,这些国家没有一个能晓幸地为自己保留一小片独存的国土,在那里继续为其破碎的国家谋求发展,向全世界显示自己,并且和【GD】的混乱现象作竞赛式地比较。富兰哥尔将军在俄国内战时据守的克里米亚很可能成为俄国的这么一块土地,可是我们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外援,而且反被不忠实的西方同盟者所抛弃,很快就被【GD】消灭了。而在【鸡】国,由于海峡辽阔,台湾就成了中华民国所留下的一块复兴基地;就在这里三十三年来不断地向全世界显示署,如果中国大陆不沦入【GD】之手,整个中国都会达到像台湾一样高度发展的水平。今天在台湾的自由中国,在建设上、工业上和人民生活各方而都有显著的成就,并且显示出如果大陆不沦人敌人之手,国家的力量一定会朝向同样明确的方向发展。

我总觉得世人会认淸这种含有敎训意义的比较,会淸楚的看到,凡是逃离【GD】的人民是多么繁荣,而陷入【GD】统治下的人民却有千百万人惨死。【GC】暴政在苏俄、在波兰、在高棉的残暴史实,早已为大家熟知,至于在【TG】,在越南或在北韩,千百万生灵被摧残的史实,相信早晚也会详尽地被揭开,卽使在今天,我们仍然从一些蛛丝马迹中推断出来。

其实并不如此,事实上自由中国竟受到其他国家非常不公平和不平等的待 遇,世界上大多数的国家都不顾道义地把你们逼出联合国,自从他们把一千七百万自由中国人排除联合国之门后,这些代表虽然仍在那里继续叫嚣、嘘唏、呐喊着,可是联合国却已变成了一个不负责任滑稽剧场而自取其辱了。在这里,第三世界许多国家也像丧失理性的疯子一般,扮演着跳梁小丑,他们不知道自由的真谛,而坐待压迫桎梏的到来。

至于西方世界若干十世纪以来,早已熟知自由的真谛,可是由于长久以来生 活在幸福安乐之中;他们为自由所付出的,有愈来愈少的倾向。西方人一向珍视自己国家的体制(自由、民主),但是保卫这一体制挺身而出的人愈来愈少了。西方保卫自己的能力正一个年代不如一个年代地衰退、丧失中。一个国家接着一个国家的背叛行为,只是为了自身的苟安,这种现象在二次大战前就已经开始了,到了战后,更不惜出舆了整个东欧,只是为了能够使自己的幸福生活持续得更久一些。波兰米可拉伊奇科政权,多么蛵易地被出卖了!同样地,自己的战时盟友蒋介石,也被轻易地出齐了!不久的将来我们也舍看到,一个西方国家只是为了苟全自己而出卖另一个国家,大多数恐惧【GD】的西方国家为了怕激怒【TG】,甚至于不敢出售武器给贵国,你们对这点会感到惊奇吗?

事实上,他们对自由的维护和关怀根本是微小足道的。目前饱受威胁的欧洲最可能了解这种情况,可是怎么都害恐承认中华民国和正遭受威胁的亚洲国家呢?不久前,日本首相甚至说过,如果武装自由中国,会给远东带来不安。果真如此的话,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他们在不断地寻求苟安之道,选择自己的替身而置身亊外,并且创造出一个迷人的神话说:有”坏”的共淹主义,也有”好”的公铲主义,利用这个神话把【TG】塑造一个本质善良的和平缔造者。当南韩目前免于遭受【GD】攻击之际又产生了一种神话,–这也不足为奇!误认为苏俄并不仇恨他们,苏俄不像北韩那样是南韩的直接敌人,现在他们为了尽量讨好”北京”,而正在摇摆不定,是不是该把【TG】投诚的飞机交给自由中国呢?

这种神话的来源,并不是由于他们没有远见或是愚蠢,而是由于绝望和精神丧失的缘故。

美国对贵国的关系是很特殊的,到今天为止,美国的唯一保证就是使台湾不受【GD】攻击,可是今天美国要保持对台湾的忠实承诺有多困难呢?要知道它对贵国的承诺已经丧失泰半,美国业已屈服于世界上普遍的逆流,要背弃台湾,陷自由中国的命运于危难的境地,为什么美国要和中华民国断绝外交关系?它这样做,错在那里?只不过是因为它要追随一般西方国家,想与【TG】结盟那种任费心机的梦想在作崇而已!美国限制了和贵国的关系,降低了军事的支援,否定了你们的需求。

在放弃台湾这问题上,有多么大的压力曾经加在历任美国总统的身上,但是并非毎位总统都能经得住压力,有一位刚刚去过中国大陆的美国前总统,谄媚地说:”强大的【GD】中国才是和平的保障”。照他们的说法仿佛美国对一个强大的赤色中国有了兴趣,这些人过去曾经治理过美国,其实没有人敢保证,说不定有一个和”他”一样的人会继任雷根总统。美国有形形色色的现象,有许多思潮,而投降的思潮最盛。

若干有影响力的团体,倾向于为了讨好一个极权国家,而不惜背叛许多自由国家。正因如此,他们欣然响应【TG】和平统一。许多美国记者大声疾呼:目前「”peking”一定会遵守实践和平统一的诺言,可是他们完全忘记了,公铲党人已经不止一次地欺骗了世人。战后东欧若干政府和【GD】联合的试验,又在高棉重演;同样地,在基辛格和北越签订和约之后,世人一直到北越决定反占越南那天为止,都还相信北越会遵守诺言的。著名的美国传播媒体甚至愚蠢到这种程度,竟然说美国并没有犯任何错误。如果说【TG】违反诺言,以武力侵占台湾,那时美国又将可不受义务的约束,而再度开始运送武器,到那时武器又交给谁呢!这种呓语竟然出现在美国很多主要的报章上,他们这样做究竟为了什么?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明白吧!

美国有权威的人士竟想迫使台湾去做投降式的谈判,让台湾自頋地献出自己的自由和力量。【TG】到底想向你们要些什么呢?当然他们渴妄侵占你们繁荣的经济,掠夺和吞食你们的一切。在经歴了二十世纪许多大事件之后,只有一些短说无知的人,才会相信「”peking”的诺言,认为他们会完全保留你们的经济社会制度,甚至于你们的武装力量,同时让你们也保留某些自由的要素。

对他们来说,主要的,并不在于要剥夺你们的财物,剥窃你们辛苦得来的果实,而是在于不管在什么地方,也不管是什么事情,【GD】制度都不能容忍有一点点的偏差。与其说它所需要的是富足的宝岛,毋宁说它需要抑制脱离它制度的偏差。【TG】所不能容忍的是你们经济和社会的优势,因为让其他的中国人(指大陆同胞)知道没有公铲主义可能会生活得更好,那是不可以的。在【GD】的意识型态里,是不容许有任何自由岛屿存在的,所以就连防御性武器,他们也千方百计地制止销售给你们。以便削弱你们的战斗力量,破坏海峡的均势,使他们入侵台湾的日期提早来临。

为了促使美国漠视台湾,【TG】已开始利用它和苏俄的和解(玩苏俄牌),而这种和解并不是完全故做姿势,而是有其远景的,因为两个【GD】政权举竟是出自同一根源的。有一件事现在大家早已忘记了,那就是,一九二三年苏俄的代表格鲁金别格—化名”鲍罗廷”—曾经准备在鸡国发动公铲主义的政变,因此,他才把”耄”、”粥”提升到党内最高地位。
我在此之所以把这些奉吿诸位,乃足由于你们所而临的是致命的威胁,幸 好这一点在台湾的人士,卽使并非全部,但大多数人都很了解。你们对这种威胁的了解显然地比南韩要好得多,在南韩,年蛵的一代和大学生,完全忘记了【GD】侵略所带来短暂的恐惧,而觉得他们所享有的自由似乎太少。可是,一旦当他们出手被缚,被押送【GD】集中营的特候,他们就会懐念和重估今天他们所谓”不自由”的价値了。

在西方似乎流行着一种潮流,那就是:向站在反G前线的国家,向在敌人炮火威胁下的阈家,要求广泛的民主,不只是普通的民主,而是绝对的放任,以及背叛国家,和任意破坏国家的揠利。西方国家不仅允许这些行为在他们自己的国家发生,而且更要求每一受敌人威胁的国家,包括贵国在内,也要付出同样的代价。所幸,在台湾我觉得大家对这种行为都能有理性的节制,这都是为了在反共斗争中能够坚持下去的缘故。

可是,另一个危险正在虎视眈眈地环伺甸着,贵国的救济成就和民生富裕具有双重特性:一方面它是全中国人民光明希望之所寄,另一方面它也可能显露出你们的弱点。因为所有生活富裕的人们容易丧失对危机的警觉,沈缅于今日的生活,结果可能丧失了抗敌的意志,我希望并且呼吁你们,能够扬弃这一弱点,在你们物质生活有所成就的时候,不要让你们的青年懦弱到宁愿做敌人的俘虏和奴隶,也不愿去战斗。你们在台湾三十三年的和平生活,并不意味着今后三年你们不会遭受攻击。你们不是生活在一个无忧无虑的宝岛上,你们应该全国皆兵,因为你们不断地受着战争的威胁。

你们一千八百万的人民,所面临问题的深度正如犹太人一样。但是犹太人的问题曾引起许多国家的注意,而成为当今世界的中心问题,你们的特殊情况,跟犹太人比较下,我不理解为什么台湾的命运不能博得世界的注意呢?

当前世界出卖弱者的现象甚嚣尘上,说实在地,你们只有依赖你们自己本身的力辆,可是你们也有一个更大更光明的希望,那就是被奴役国家的人民,不会无限度的忍耐下去,当他们的统治者们面临严重危机的时候,他们就会揭竿而起来推翻暴政。

在我阅读过你们许多书籍当中,了解到你们的宝岛,乃是民族复兴的基地,但愿它是!自救和防卫不应是你们最后的目搮,你们最后的目标应该是,帮助和解救你们在大陆受苦难的同胞,首先,最重要的是尽量而勇敢的运用你们的广播和电视的传播功能,似乎在别人的心目中无法指出谁是你们坚强可靠的朋友,但是在你们面临危亡之际,你们会有全世界最坚强的盟友,那就是亿万的中国人,他们的同情与支持,就是你们精神和士气的最大支柱;就在几天前,你们就收到了具有鼓舞性的信号,那就是唾弃公铲暴政的【TG】飞行员驾机飞抵南韩,投奔自由,这正表现了中国大陆人民向往自由的眞正情感。我常常很痛心地想,鸡国”古拉格群岛”里许多无名囚犯,他们的苦难也许要到到二十一世纪才能够向世人宣泄。

所有被压迫的人民,包括苏俄人民在内,都不能依赖外界的援助,唯有依靠自己的力量,如果疯狂的【TG】和苏俄的统治者之间发动了战争,整个世界都会作壁上观的,说不定他们内心还会感到莫大的安慰;我但愿这件事情不会发生,但是不管怎样,让我们在此为中国人和俄国人间的友好和信任作见证,甚至于在任何情况下,我们之间都不要有矛盾存在。进一步来说,我们受迫害的两国人民应该联合起来,共同对抗两个公铲政权,不管两个贪婪的、反人民的专制政权发生什么事淸,让我们两国人民保持互相了解、互相同情和友谊,绝不让无益的民族仇恨蒙蔽了耳目。

我们不知道【公铲猪耳】会为祸世界多久,记得有人曾经在一百三十五年前夸耀着向当时若十大帝国的领袖们说过,在欧洲所组成的一小撮乌托邦公铲党徒们,会用铁和血征服这些领袖,并使他们屈膝而丧失他们的权威和骄傲,可是这些领袖对他这种狂言都认为不値一笑,因为像这样的预言他们认为并没有力量。公铲裆的力量本是压榨和残酷,而西方世界的弱点在于缺乏战斗意志。
我们不知道人类歴史还要走多少稀奇古怪的曲折道路,我曾经表达了我自己的推测:全世界的公铲主义思想,或许比苏俄和【TG】的公铲主义制度存在得更久,还可能会蔓延到其他国家,因为在那里愿意尝试公铲主义的人很多,不过在我们两国国民的意识里,理性的体认很占优势,尽管两国人民饱经苦难,丧失甚多,毕竟正在迈向自救和复兴的道路。


Blogger 于 1/16/2017 08:15:00 上午 发布在 天人合一

Advertisements

About Jem

https://gongjinfa.blogspot.com/
此条目发表在非医学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